《大宋提刑官》宋慈和刁光斗的一段经典对白

建筑电器 2020-09-09120未知admin

  只要是中国,何止是在宋代,现在不也一样是这样的吗?发现刁光斗的“情商”蛮高的!而宋慈情商就不符合甚至职场规律啊!呵呵。。。。。

  宋慈本已拿住了可靠的和找来了重要证人,以证明刁光斗,欲趁朝廷整治之际使得他再不能翻身。可在宋慈对案件的调查几近结束之时,刁光斗已经收到来自将帮助他升迁的信笺。所以宋慈当堂指出刁光斗对案件办理如何不力的时候,刁光斗却十分从容地面对,他说他早已料到会有这一着,所以已把自己的退铺好,他可以去步他的青云了而不用被宋慈这只大一级的官压死。他问宋慈知不知道这次为什么让他占了先机,宋慈说不知道,于是刁光斗脱下官服露出简朴的内衣,他说我当官虽贪了不少银两,可我一分钱也没花在自己身上,而全用来往上铺,这样我和上级官员的关系已是环环紧扣、不可分割,那么那些官员好似“车”要保住自己就要保住我这“卒”,我这“卒”保不住了他们“车”也自身难保,所以现在我就成了过了河的“卒”,你又能奈我何?何况整个朝廷的官员都和我一样,就你一个人抗着大旗,遵守所谓的为官之道、奉公,事事为百姓着想,又有何用?你何必和大多数官员作对,这还不是和自己过不去。宋慈大概是第一次听到这样有关当官的,一时却找不到合适的话回应刁光斗。因为宋慈知道他所说的是切实的。如果满朝,有他一个何用?如果大家都这样想这样做朝廷必无好官,百姓必然!他想总要有人为之做些什么,我总要自己的总要真理,否则百姓不是再无一点希望?可是,

  第三十一集杜松妻子李玉儿离家三月未归,杜母街坊里听到风言风语,拖着病体到豆腐坊儿子。妻舅李丁也怒气冲冲赶到,喊着要杜松还他的姐姐。太平知县刁光斗在河边垂钓,来了位秀才讼师贾博古。二照不宣,谈定了交易。随后,杜松被传上大堂,刁知县好言好语,说只要杜松交出李氏,街上盛传他老婆的便。无奈杜松交不出人来。刁知县条分缕析,推理杜松因妻子不贤而起狠心,将李氏谋害,抛尸河中……

  第三十二集杜松当堂,刁知县却也不怒,好言道若交不出李氏,只得将杜,李氏何时出现,本案何时具结。时隔半年之后,贾博古来催知县结案。刁光斗绵里藏针地问贾何以对此案如此尽心?贾只得再奉上一张银票。于是,刁知县便对杜松动了,无奈杜松死不。宋慈下县暗访,遇李丁运姐姐尸骨回家。宋慈问一堆尸骨何以就能确认死者是令姐?李丁说敢认下姐姐的尸骨,全凭一对祖传银镯。宋慈取镯细看良久,或有发现,遂假称高人,劝李丁停棺七日再下葬。李丁了。宋慈入城后,在茶肆听到议论,棺材店老伙计说李氏尸骨里藏着蹊跷。宋慈当即就去桃花渡作实地察,果然可疑。渡船上,又意外得知向报称找到李氏尸骨的正是这位以摆渡为业的船家。

  第三十三集宋慈向杜松母亲探问事因。老人迟疑地说起一件事:去年夏天,她亲眼见儿媳玉儿与秀才老爷说些调笑之语。老人怕惹祸水,便将此事压在心里。宋慈赶到李丁家,对那具李丁接回的尸骨进行检验。结果,原来那是一具男子的尸骨,且也是被谋害。宋慈和英姑几乎同时把贾博古作为本案最大的嫌疑人。一位从京城来的进了县衙,交给刁知县一封,刁光斗感到太平县城有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。果然,随后就发生了两件奇事:一件是摆渡的老大在风雨亭上吊了;另一件是贾秀才突然了。刁光斗却胸有成竹,处乱不惊。说不管来的是狂风还是,先把擦干净了再说,他要尽管了结杜松案。

  第三十四集大堂上,刁知县假作善意,声称愿替杜松供养老母。杜松感念知县大,举笔正要,宋慈突然堂来,说是受杜母之托,前来打这场官司的。宋慈用其让人称绝的推理,把此案始末一一道来,所谓杜松杀妻案,原是贾秀才为夺人之爱而设下;而身为父母官的刁光斗则明知此案有假,而将错就错,不惜以百姓的生命换取钱财。刁光斗知道事情不妙,把宋慈请到后堂说话。到后堂,刁光斗得意地从袖中取出一封来自京城某大人的密信,声称自已有朝中大人。宋慈击案而起,正其时,忽然来了圣旨。圣旨虽然将刁光斗削职为民,但刁光斗和宋慈心里都清楚,这是朝中有人出面了刁某。宋慈黯然而去。

  一边着,一边体会着,一边感慨着,这写出此剧的人也谓用心良苦,从历史的故纸堆中挖掘出这样一位“百官楷模”为人学习;“千古悠悠,有多少嗟叹。空怅望,人寰无限,丛生哀怨。啼血蝇虫笑,孤帆叠影锁白链。残月升,骤起烈烈风,尽吹散。滂沱雨,无底涧。涉激流,登彼岸。奋力拨云间,消得雾患。安抚臣子心,长驱鬼魅不休战。看斜阳,照大地阡陌,从头转。”

原文标题:《大宋提刑官》宋慈和刁光斗的一段经典对白 网址:http://www.scchrp.cn/a/jianzhudianqi/2020/0909/184700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成德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